歌手李琛投资邮币卡“被骗”400多万,对方曾上电视称可赚100亿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歌手李琛投资邮币卡“被骗”400多万,对方曾上电视称可赚100亿
来源: 2019-05-15 12:41:04

  歌手李琛称:有人将基准价炒高数十倍,吸引投资者高位接盘,价格滑坡之后又推出“溢价回购”协议,诱使投资者高位锁仓半年,协议到期后拒不履行承诺,邮币卡电子盘价格一落千丈,导致投资者大量资金被套牢甚至血本无归。该事件持续引发舆论关注。

  李琛。 李琛供图

  法治周末记者宋媛媛

  2019年5月9日上午9点,歌手李琛拄着双拐出现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北区)门前,他是来参加9点30分庭审的。很多人认出了李琛,有的拿出手机拍照,还有的人热情地打招呼:“李老师,最近有什么新歌?”对此,李琛都报以点头微笑,但在这种场合相遇,他笑容中明显透着几分苦涩。

  李琛,陕西西安人,从小双腿残疾却奋斗不息,积极乐观,他身上有着众多的标签:全国残运会冠军、歌手、爱心大使等等。早在上个世纪末,便以一曲《窗外》红遍大江南北。然而,3年前投资邮币卡差点让他倾家荡产,400多万元打了水漂,生活工作也受到严重影响。“很久都没有心思创作了,满脑子尽是这事,真想能快点了结。”李琛说。

  李琛和律师在做庭前准备。宋媛媛摄

  “我打底让你们赚100个亿”

  2015年,李琛开始接触到邮币卡,并在北交所福丽特邮币卡交易平台上开通了交易账号。2016年初,李琛受邀参加福丽特平台召开的年会,在这次年会上,李琛结识了骆某。

  据李琛介绍:骆某是北京普惠众赢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福丽特平台签约代理商,以下简称普惠众赢)的负责人。在2016年的那场年会上,骆某曾主动要求帮助李琛打理账户,李琛并未同意。

  2016年5月初,骆某打电话邀请李琛参加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助残公益演出。演出当天,骆某以“普惠众赢董事局主席”的身份登台发表讲话,并代表普惠众赢当场捐赠,用于助残事业,这一举动让李琛深受感染。

  “我打底能帮你们挣100个亿。”台下一阵掌声。

  “我说话是负责任的,搞好了能帮你们赚到500亿。”台下是更热烈的掌声。

  如今,通过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栏目播出的视频,记者仍能看到以上当年骆某演讲时的热烈场面。

  李琛告诉记者,由于骆某“热心”关注助残事业,使其形象品格高大了许多,李琛便对他的承诺深信不疑。

  李琛。 李琛供图

  重仓买入 血本无归

  几天后,普惠众赢向李琛推荐了“两只即将大涨”的邮票(生肖虎、南极条约),并鼓励他重仓买入。此时的李琛已经不再怀疑,立即花费410万元买入两只邮票:生肖虎(3812枚)、南极条约(1863枚)。

  “自从2016年买入这两只邮票后,价格就一路下跌。”李琛后来才得知,自己实际上是高位接盘。原来,两只票现货价格仅为几十元,此前的几个月的时间里,该两只邮票早已涨了十多倍,继续上涨的空间几乎为零。

  意识到势头不对,李琛想卖出邮票止损,可就在这档口,普惠众赢邀约李琛参加回购活动。所谓溢价回购,即投资人锁仓6个月,期满后,由普惠众赢按照历史最高价进行回购。

  2016年8月19日,普惠众赢向所有投资人发起了邀约回购,视频显示,在回购活动现场,骆某高声喊道:“即便有一天,跌成了纸,我们也认了,给大家买单,这个钱我们也准备好了”。

  听到这些话,李琛感觉心里有了底,一些投资人也受到骆某的“鼓舞”,甚至认为回购是普惠众赢推出的优惠政策,不惜借钱、抵押房产贷款购买邮币卡,再与普惠众赢签订回购协议。

  在签协议前,李琛400余万的本金,亏损近百万,还剩下300余万元。邀约回购当天,李琛与普惠众赢签署了这份《自愿锁仓合作协议》。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棵“救命稻草”实际是“高位锁仓局”。这纸协议,让他多年的积蓄血本全无。2017年2月19日锁仓协议到期之时,上述两只邮票价格暴跌。按照协议,代理商理应回购,但李琛和众多投资者多次联系骆某,均被其以各种理由予以拒绝。

  2018年3月,李琛曾向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他认为代理商明知没有履行合同能力,仍采取欺骗手段与投资人签订合同的方式骗取财产,则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或诈骗罪。公安机关已经受理,并向李琛出具了《案件受理通知书》。李琛说,他从办案民警口中得知,有上百位像他一样的投资者到该局登记,涉案金额上亿元。

  李琛案并非孤例

  李琛和众多受害者一样,决定通过诉讼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

  5月9日上午9点半,李琛合同纠纷一案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正式开庭。

  李琛的起诉书中列举了三个被告:第一被告为普惠众赢,其他两家分别是北京福丽特玩家收藏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丽特公司)和北京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交所)。

  起诉书称:李琛购买普惠众赢的两只邮票锁仓期为6个月,6个月期满后30个交易日后,普惠众赢按照回购价回购涉案邮币卡。协议签订后,原告李琛依约履行了合同(《自愿锁仓合作协议》)义务。但普惠众赢未按照合同约定回购原告涉案邮币卡,属于严重违约行为。

  李琛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普惠众赢支付原告的投资收益;请求法院判令其他两个被告对上述债务以及利息承担连带支付责任;请求法院判令本案案件受理费由三被告承担。

  据悉,李琛合同纠纷案并非孤例。在此之已有不少受害者起诉普惠众赢履行协议。2017年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位赵姓投资者诉普惠众赢的判决书,具体细节与李琛相似,投资者要求回购,以弥补损失。判决显示,法院认定,锁仓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协议真实有效,判决普惠众赢按照协议内容履行承诺。

  “但即便是打赢了官司,执行却是个问题。”李琛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不少受害者起诉普惠众赢履行协议胜诉后,却面临无钱执行的尴尬境地。目前普惠众赢名下没有任何可被执行的财产,主要责任人也不见了踪影。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北京)显示,普惠众赢2016年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分别为骆峰和王丽敏二人。2018年,骆峰(据投资人反映其为骆某的亲弟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诱导众多投资者购买邮币卡的骆某却超然事外。

  李琛案的代理律师表示,在本次民事诉讼中,如果法院认定普惠众赢及其实际控制人骆超构成合同诈骗罪、诈骗罪或者传销犯罪,则可以中止案件审理,全部移交公安机关,或者将案件涉及的刑事部分移交公安机关。

  争议焦点:交易平台是否涉嫌非法期货交易

  李琛案,被告除了普惠众赢外,还将福丽特和北交所也列入被告名单中。

  李琛认为,普惠众赢是福丽特平台签约代理商,而福丽特平台是由北交所和福丽特联合成立,二者难辞其咎,理应负有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3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商请督促商业银行限期停止为违规交易所提供金融服务的函》,该文件公布了大量违规交易场所及未通过验收地区交易场所名单。北京产权交易所(含北交所福丽特邮币交易平台)位列其中。其违规事项标注着“未经报批上线交易品种、未经报批变更交易方式等”,处于整改状况中。

  庭审中,普惠众赢代理人称有待核实《自愿锁仓协议书》真实性;福丽特公司则说“邮币卡线上交易不属于非法组织期货交易”,自己也不是合同相对方,不应承担责任;北交所答辩意见同福丽特公司。

  记者注意到,2017年,最高法曾发布多个与李琛案相类似的典型案例。在2017年6月22日,陕西西北黄金珠宝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公司)与展超买卖合同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二审法院对于非法期货交易活动的性质认定。

  判决认定黄金公司不具备从事期货交易资质,违反《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条,因此案涉合同应为无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最终裁定,采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制定《关于做好商品现货市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认定有关工作的通知》标准,认定黄金公司为非法期货交易,并且要求经营者对展某进行全额赔偿。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双特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