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来源: 2020-06-29 14:21:12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湖北最大黄金加工企业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凰”),再次“爆雷”。

  继多个信托融资计划违约后,武汉金凰相关信托融资计划中质押的黄金,又被曝出是假黄金。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债务违约

  6月29日,财新周刊最新封面报道《百亿黄金局》(以下简称“报道”),揭开了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违约事件的层层面纱。

  根据报道,武汉金凰是从2015年起,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的模式融资,即武汉金凰向金融机构提供Au999.9足金的质押物,中国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湖北”)等为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提供保单,从而使武汉金凰从信托等金融机构获得融资。

  通过此类方式,武汉金凰总计获得了200亿元融资。资金提供方包括东莞信托、民生信托、长安信托、恒丰银行,以及湖北中经贸易有限公司、湖北省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湖北永泰小贷公司(以下分别简称“中经贸易”“融资租赁”“永泰小贷”)等。

  也是从2015年起,武汉金凰的资产负债率开始大幅攀升。支点财经查询Choice数据显示,当年,武汉金凰的资产负债率从上一年的17.17%,上升到了43.43%。到2019年第三季度,武汉金凰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1.29%。

  一般而言,资产负债率越高,企业偿债风险就越大。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武汉金凰多个信托融资计划,因到期未能偿还导致违约。

  违约的融资计划主要包括:东莞信托发行的“约16亿金凰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民生信托设立的“约10亿至信537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长安信托发行的“10亿金凰3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等。

  为此,一些信托机构不得不陆续给武汉金凰的融资产品进行了延期,或自行先行垫资兑付。不过,目前暴露出来的只是武汉金凰偿债风险的冰山一角,其后续面临的偿债压力更大。

  根据上文提及的报道,截至今年6月10日,武汉金凰未到期融资存量160亿元,涉及15家金融机构。其中,提供融资规模超过10亿元的有5家,他们合计提供融资超过150亿元。这5家包括民生信托40.74亿元、恒丰银行38.94亿元、东莞信托33.7亿元,安信信托19.19亿元、四川信托18.1亿元。

  此外,还包括长安信托8亿元、北方信托6亿元、张家口银行1.8亿元、昆仑信托3亿元、天津信托6亿元、中航信托2.9亿元、中经贸易3亿元、融资租赁2亿元、永泰小贷0.59亿元。

  这15家金融机构提供的融资金额,对应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是83.03吨。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黄金“变”铜

  如果只是信托融资计划违约,武汉金凰也不会走到如今的局面。

  武汉金凰相关信托计划均以其所持的黄金提供质押,合约规定如果武汉金凰违约,信托公司可以处置质押黄金,以顺利兑付投资人。信托公司在处置黄金之前,必须要经过法院检测环节。

  正是法院检测环节,验出了武汉金凰质押的部分黄金是假黄金。

  根据上文提及的报道,东莞信托是最早检测出武汉金凰质押黄金有问题的金融机构。

  2019年12月下旬,因武汉金凰当月利息拖欠,东莞信托以此为由宣布武汉金凰所有贷款提前到期,并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2020年2月,东莞信托随机抽取了武汉金凰质押的其中1根1公斤重量的金条去检测。送检结果显示,金条为假黄金。虽然金条表面镀金,但内部成分却是铜合金,并非Au999.9足金。

  此后,民生信托和恒丰银行也向相应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并启动了黄金开箱检测。5月中下旬,他们送检的黄金也都有了结果,均与东莞信托检测结果一致,黄金主要成分也是铜合金。

  此外,6月6日,中经贸易在武汉金凰不同意,且武汉金凰与人保湖北均未到场的情况下强行开箱,检测得出的结论也是“黄金主要成分是铜合金”。

  那些还未开箱的黄金是否是假黄金,仍有待一一开箱检测。

  已经验证的假黄金是如何“诞生的”?支点财经致电武汉金凰表明需了解更具体情况时,其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接受采访。

  受此事件影响,近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称,鉴于会员单位武汉金凰存在违反《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及《上海黄金交易所违规处理办法》规定的情形,经审议同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业绩“变脸”

  武汉金凰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公开资料显示,武汉金凰是湖北最大的黄金加工厂,201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上市以来,武汉金凰营业收入曾连续多年保持增长。2010年,营业收入为5.23亿元,发展到2018年时,已有24.76亿元。这两年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18亿元和0.5亿元。

  不过,情况在2019年下半年发生了变化。当年第三季度,武汉金凰实现营业收入3.83亿元,净利润亏损0.24亿元,两项数据分别同比下降38.82%和284.62%。这也导致2019年前三季度,武汉金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同比下滑——营业收入为14.34亿元,净利润亏损503.47万元。

  恰在此时,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计划违约,有业界人士表示,武汉金凰业绩下滑,或是引发信托融资违约的一个因素。

  此外,武汉金凰母公司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凰集团”),于2018年出资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有限公司99.97%股权,进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襄阳轴承”),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武汉金凰的资金流动性。

  这是因为,在这笔近70亿元的交易中,有42亿元是向外寻求融资。其中,武汉金凰以黄金抵押开展的信托融资计划,便是融资的一大“主力”。

  然而,被金凰集团纳入囊中的襄阳轴承,这两年也在走下坡路。营业收入已连续两年下降,扣非净利润则是连续两年为负。今年因为遭受新冠肺炎疫情,业绩持续下滑。

  今年一季度,襄阳轴承实现营业收入2.14亿元,同比下降36.82%;净利润-0.32亿元,同比下降147.89%;扣非净利润-0.33亿元,同比下降82.56%。

  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计划违约及其质押黄金“变”铜风波,也引发了连效反应。

  支点财经查询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今年以来截至6月29日,武汉金凰被列为被执行人22次,金凰集团被列为被执行人12次,分别涉及金额102.57亿元、61.79亿元。

黄金“变”铜!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爆了个大雷

  此外,武汉金凰及金凰集团实际控制人贾志宏,持有的武汉金凰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金凰集团旗下另一家企业——专注于电线电缆产品研发、制造和服务的宜昌通信电缆有限公司,贾志宏持有的股权同样被司法冻结。

  金凰集团间接控制的襄阳轴承,暂未受到波及。但三环集团持有襄阳轴承27.94%股权,已于今年6月11日因另一起债务纠纷被冻结。

  本文据财新周刊《百亿黄金局》等综合整理

  记者丨林楠

  编辑丨何辉 吴玲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双特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