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

来源: 澎湃新闻 2018-04-26 08:41:19

(原标题:桂林桃花江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0]
4月22日,市民在翻舟事发地围观。 新华社 图

再次冲坝时,行驶在前端的龙船打横、翻了,廖勇和整船同伴悉数落水。此时,已经在下游快靠岸的第二艘龙船赶过来救人,船上的人纷纷向落水挣扎的人递出船桨。

36岁的李汉在第二艘龙船的尾部,是倒数第二个。他很快发现,第二艘龙船也被漩涡吸住了,开始打横,面临翻船。廖勇奋力爬上了第二艘龙船,但可惜第二艘龙船又翻了,再次落水。

被倾覆的龙船压在水底,水性很好的李汉无奈发现:无论他怎么游,都游不出去,“人被吸住了”。李汉被灌了好几口水,他开始绝望、胡思乱想,在最后一搏中,他摸到了一个趴在龙船上的人的衣服,借力浮出水面。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1]

龙舟倾覆的水域,幸存者表示,“滚水坝”下方的水流形成了漩涡,吸力很大,很难游出来。 本文图片  除署名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见两艘龙船先后倾覆,跟在后面的游船过来救人。靠着船上扔出的船桨,李汉爬上了游船,同样爬上游船的还有廖勇。但此时,由于负载太多人,游船开始进水。为了避免第三次翻船,李汉、廖勇等青壮年只得跳船。

李汉拼命向岸边游,岸边一位路人解下皮带扔给他,把他拉了上来。上岸后,心疲力竭的李汉在地上躺了足足半个小时,不停地吐水。而经历了落水后上船、再落水上船、又被迫跳船下水的廖勇也上了岸,他的“三次落水”让岸边的母亲揪心不已。时隔三天后,廖母对澎湃新闻感叹说,三次落水,九死一生,幸亏儿子年轻,且当过兵,身体好。

与李汉、廖勇等人的幸运不同,21岁的大三学生曾隆捷在第二艘龙船上,该龙船倾覆后,他没能游上岸,遗体约4个小时后被打捞上岸。

上述龙船倾覆悲剧发生于4月21日13时许,位于广西桂林市秀峰区鲁家村附近的桃花江橡胶坝处。据桂林市公安局此前通报,当时两艘龙船倾覆,共57人落水,其中40人获救,17人遇难。

4月24日下午,距离事发时间已过去3天,鲁家村附近的河岸上仍聚集众多群众,大家纷纷发问:悲剧是怎么发生的?

十年大划

按照一代代流传沿袭至今的习俗,桂林的端午龙舟竞赛遵循“十年一大划,五年一小划”。上一个十年大划的年份是2008年,当年遇上“5.12”汶川特大地震,龙舟活动被紧急叫停。

今年又逢十年大划,秀峰区敦睦村村民早早开始准备:今年2月初公布龙舟活动食品安全、人生安全管理制度,3月份定做两条约18米长的龙舟和一条约30米长的游船,并于3月中旬开始组织村民下水练习划龙舟,一切均为迎接今年端午的十年大划。

据村民们介绍,端午节当天,各村的龙船将会在漓江决一高下,大家主要是图个热闹,并不是非要争得名次。

应于家村的邀约,4月21日上午,敦睦村的村民决定沿桃花江划龙船去于家村。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2]

在事发水坝附近的岸边,一处警示牌明确写着,禁止竹排、船舶、木、竹等接近、靠近坝面。

于家村位于敦睦村北部,两村相距约5公里。于家村也有龙船,这种“串门”也是当地的龙舟习俗,村与村之间联谊聚餐,也可互相交流划龙舟的经验。

这次也被视为一次难得的划龙舟训练。

航道是桃花江,桃花江是漓江的一条支流。两艘龙船在前,分别坐约30人,均是划龙舟的主力;一艘游船在后,坐着的均是年纪较大的长辈。根据当地习俗,乘坐龙船及游船的人必须是男丁,且需年满18岁。

除了敦睦村的村民,参与此次“串门”的还有相邻狮子岩村的村民。狮子岩村没有龙船,与敦睦村交好,遂一起参加图个热闹。

狮子岩村村民李汉介绍,狮子岩村一共来了30人,有些是划龙船的主力,有些是坐在游船上的长辈。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3]
敦睦村祖庙里挂着该村龙舟赛所获得荣誉锦旗。

4月21日上午,在敦睦村祖庙完成启程仪式后,大家步行至约1公里外的桃花江码头,2艘龙船和1艘游船停泊在那里。

岸边围观的群众很多。年近五旬的村民曾应星是尿毒症患者,靠透析维持生命,“连几步路都走不了”。曾应星不想错过这场热闹,家人用电动车载他,一路围观龙船的行驶。

曾应星21岁的独生子曾隆捷在第二艘龙船上,他在广西钦州学院读大三,4月18日放假回家,赶上了这场热闹。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4]
敦睦村是市区城中村,村内出租房林立。

橡胶坝

10时40分左右,3艘船下水,一路上走走停停,先后经过狮子岩村、巫山脚村,行至约4公里外的鲁家村时,已近13时。

前方有一处水坝,3艘船停了下来。由于前几天下雨,桃花江的水位有所升高。多位村民介绍说,根据目测,当时江面比水坝高出几十厘米。

水坝是橡胶坝。桃花江进入秀峰区后,河道形成一个大“S”形、两个小“S”形。公开报道显示,为抬升水位实现通航,桃花江修建了船闸枢纽,每座枢纽都有橡胶坝和通航船闸。

多位落水的幸存者表示,龙舟都是十年大划,过去他们划龙舟遇到的水坝都是石头垒成的,橡胶坝是最近一两年建的,像划龙舟遇到这样的橡胶坝,他们还是第一次。

冲坝未成后,大家想走旁边的水闸通行,但是无人开闸门。李汉表示,当时有人说已经在联系水闸的人,他们就停船休息,在船上聊天、抽烟、玩手机打发等待的时间,等了很久。

一位当时在岸边围观的群众表示,当时,3艘船等了约50分钟,但水闸还是没开。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5]
橡胶坝下游仍停泊着敦睦村的2艘龙船和1艘游船。

据界面新闻报道,船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船闸由桂林市环城水系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管理运营,日常值班有两组人员,分别为维护组、操作组,值班时间朝九晚五。

该工作人员介绍说,主体与中控楼于2011年年初竣工,桃花江航道为内河七级航道,即通航能力为50吨船舶、航道水深0.7米以上。自船闸建成,过闸船只基本是景区旅游船,“不是你什么船来想过就给你过的,要先联系船闸,附近的村民都知道。”但他并不了解事发当天敦睦村村民是否提前联系过船闸。

等待无果,约13时30分,廖勇所在的龙船行驶最前,船上的人决定再次冲坝。谁知,危险随之而至,龙船打横翻了,船上的人先后落水。

由于是“滚水坝”,水流流量大,坝下方的水容易“漩涡”,人若被卷入很难逃生。能游漓江一个来回的廖勇发现,他也被吸住了,无法自行游出逃生。

此时,李汉所在的龙船已经快靠岸,见第一艘龙船倾翻,众人落水,他们赶忙过去救人。

李汉说,当时,他们向落水的人伸出船桨,想把他们拉上来,可随后发现,自己的船也被漩涡吸住,开始打横,再加上落水者都想爬上来,船很快又翻了。

落水后,李汉被倾覆的龙船压在水底,他尽力游了几次,发现怎么都游不出去。被灌了好几口水,李汉有些绝望,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决定最后一搏,所幸摸到了一个趴在龙船上的人的衣服,他借力浮出水面。

游船过来救人,借力船桨,李汉爬上了游船,已经二次落水的廖勇也爬了上来。但此时,由于负载太多人,游船开始进水,李汉、廖勇等只得跳船。

李汉奋力游到岸边,一位路人解下皮带,把李汉拉了上来。上岸后,李汉在地上躺了半个小时,才缓过神来。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6]
敦睦村祖庙墙上装贴的龙舟歌。

上岸后的廖勇,被救护车送往了桂林市第二人民医院。至今,他和两位落水受伤的同伴仍在同一间病房里住院。

搜救至当日22时许才结束,落水的57人中,有17人遇难,遗体均被打捞上岸。多位敦睦村村民表示,多数遗体都是从橡胶坝下方的漩涡水流中打捞出来的。

龙舟倾覆约四个小时后,曾隆捷的遗体也被从漩涡水流中打捞上岸。父亲曾应星在岸边亲眼目睹了儿子的“死亡过程”:“我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在水面沉浮、挣扎,到最后不见了踪影。”

逝者

在17名遇难者中,14人来自敦睦村,3人来自狮子岩村。4月24日下午,狮子岩村的3位遇难者下葬,李汉送了他们最后一程。

曾隆捷是遇难者中第二小的人。其堂姐曾敏介绍,最小遇难者比曾隆捷还小一岁,在南宁读大二,他和曾隆捷都毕业于桂林中学,属于村里读书较好的年轻人。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7]

21岁曾隆捷是17名遇难者年龄第二小的人,他是家中独子,本想下半年应征入伍。

如果没有这次悲剧,曾隆捷会于4月22日返校,并于今年下半年准备应征入伍。曾敏说,堂弟想当兵,在学校天天跑步,就是为了锻炼好身体。

曾隆捷是独生子,父亲曾应星患尿毒症多年,母亲靠打散工为生。事发后,曾隆捷的父母陷入悲痛中,几乎无法和外人交流。曾敏表示,在村里,曾隆捷一家属于比较困难的家庭,盖房的钱至今欠着。

亲戚为曾家发动了轻松筹,筹款金额为60万元。截至4月23日上午,已筹31万余元,网页显示该项目已结束。然而,该轻松筹引发了争议,部分网友认为,敦睦村较为富裕。

曾敏回应称,目前,该轻松筹确实暂停了,钱尚未拿到,相关工作人员也来家里核实了情况,他们“不怕被核查”。

一次划龙舟导致17人遇难,这样的惨剧让附近的多数人都觉得离奇。时隔3天后,鲁家村附近的桃花江岸边仍聚集众多群众,大家纷纷指着水坝,提出自己的见解。

事发后,众多网友追问,为何划龙舟不穿救生衣?敦睦村村民及多位当时身在龙船的幸存者表示,划龙舟的人都会游泳,当地划龙舟都不穿救生衣,穿救生衣也会增加身体负荷,不利于使劲、运动。

桂林龙舟倾覆事件调查:等待开闸未果强冲"滚水坝"[8]
敦睦村于今年2月出台的龙舟活动管理制度。

悲剧催生的龙舟活动管理办法

从小在河边长大的李汉表示,如果是过去用石头垒成的水坝,龙船就算冲不过去,也会退回来,不会翻船;就算翻船落水,大家都会游泳,也不会有事。

在李汉看来,橡胶坝是第一次遇到,没有应对经验,而“滚水坝”形成的漩涡,吸力很大,就算再会游泳的人,也非常危险。

在橡胶坝附近的岸边,一块警示牌写着,“严禁竹排、船舶及竹、木等接近或通过坝面......”对此,有村民称,警示牌在岸上,离得远,他们当时并没有发现。

对此,桂林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平安桂林”4月22日发布的文章指出,近日,桂林市普降大雨,河流水位上涨,位于桃花江的橡胶坝下游水流加急。滚水坝的落差虽然不大,但水从高处流下时会形成漩涡且具倒吸力,而翻船水域位于一个漩涡水流,船翻覆后人一旦被倒吸力吸入水里便很难挣脱。落水者在没有救生衣的情况下,沸腾线脱险的可能性较低,当被卷入流区时,还有可能进入翻覆的船体,增加脱困的难度,几分钟时间就会耗尽体能,即便潜意识要游出来换气也会被水流拉回去,体力不好的人就更加危险了。更何况这次事件的落水者都没有穿救生衣,这也增加了伤亡的风险。

据媒体报道,桂林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龙舟演习系村民私自组织,此前曾报备但并未通过,事发前一天还进行了相关安全警示,结果发生意外,现警方已对牵头组织活动的2名人员进行控制。

4月24日,桂林市体育局官网发布《关于<桂林市民间划龙舟活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该管理办法指出,申请举办民间划龙舟活动,龙舟活动承办方需与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签订安全责任书,并向县(区)公安机关提交材料报备。此外,在民间划龙舟活动举行前,公安机关应当会同当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对安全保卫措施和应急措施落实情况进行实地检查,发现存在安全隐患的,应及时排除或者责令整改;经整改仍存在安全隐患的,龙舟不得下水。

事实上,在筹划这次十年大划龙舟活动时,敦睦村也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并于今年2月发布了《戊戌年敦睦村龙舟活动食品安全、人生安全管理制度》,要求18岁的男丁不会游泳的必须学会游泳,否则不能上龙船;70岁以上的男丁,不能上龙船,除特殊原因外,老前辈要上龙船必须经过龙舟小组研究决定后,方可上船。

(应受访者要求,廖勇、李汉、曾敏均为化名)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特特头条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