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

拆迁

来源: 天津日报 2018-04-26 21:41:25

(原标题:【津云独家】城管打警察被刑拘 河南商丘案再调查)

4月20日,下午三点,阳光很好。如同很多三四线城市一样,商丘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街头,也到处施工,一派繁忙景象。

睢阳区,位于商丘市中心南部,是商丘市委、市政府所在地,商丘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与旅游服务中心。4月8日,就在睢阳区九州路旁长江鑫苑棚户区改造项目处,商丘城管打伤警察,消息迅速传播开来。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城管“奉命”去拆迁现场执行任务,先是与居民发生纠纷,随后又动手打伤到现场处置“纠纷”的民警。甚至有目击者说,现场有100多名城管围殴民警,后来有新的警力增援,事情才得以平息。

事情早已过去十几天。围绕这桩“公案”,一些人欲言又止,小城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0]
(等待拆迁的一户人家)

看似平静的背后 有多少说不出的话

据媒体报道,4月8日11:00左右,商丘110指挥中心于接到报警,之后多名民警前去对拆迁人员进行劝阻。但是对方没有听从,而是继续踹门,民警见状便打电话呼叫支援。差不多一小时后,第二批警力赶到,在对现场进行录像取证时,器材被黑衣人夺走。就在这一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带队民警被摁倒在地,之后被对方用皮鞋猛踹,造成脸部多处流血。当警方欲带离其中一名男子,遇到强烈阻拦。直到市局特警支队和隔壁派出所的警力前来支援,警方才最终将嫌疑人带走。

4月13日,河南省商丘市长江鑫苑事件联合调查组当日通报了该事件调查进展。其中,涉嫌构成妨碍执法公务的犯罪嫌疑人刘某被依法刑事拘留,另外两名城管队员主动到案,也被实施刑拘。此外,调查组表示,将对负有现场处置责任的相关负责人,依法作出从严处理。通报称,有3名警察、2名协警和1名城管队员在双方推搡中受轻微伤。

4月20日,记者来到事发地——睢阳区长江鑫苑棚户区改造项目,发现工地周围被高近6米的铁皮围住,且大门紧闭,并挂有“禁止非施工人员进入”的牌子。记者试图跟随一辆施工车辆进入工地,被门卫拦了下来。而听闻打听“城管打警察”一事,对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反问:“你问这个干嘛!我不知道!”便急匆匆关了大门。通过这扇门的缝隙记者看到,工地上竖立着十余座塔吊,但是大都没有在施工,现场施工人员也寥寥无几。

在这个项目对面是一片居民区,它们只相隔了一条宽仅十多米的马路。相比工地里嘈杂的环境,路对面的居民区显得十分安逸,邻里三五成群,有的聚在一起下棋、打牌,有的半躺在椅子上边抽烟边聊天。记者凑上前,提及“城管打警察”一事,大家原本展现的笑脸立马变得严肃起来,谁也不乐意接受采访,甚至有人不搭腔转身就走。

记者挨家挨户地询问,直到敲开沿路一住户家的房门。住在这里的胡先生道出了一肚子苦水,他说,因为对拆迁的一些条件不同意,自己还没有签拆迁协议。而“城管打警察”一事,让他很担心哪天也会被强制拆迁……当记者准备从胡先生家离开时,突然被他拉住。“等一下,我先看看。”他边说边把门开了一条缝,站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才摆摆手让记者出去。

当地老百姓对“城管打警察”一事多避而不谈。记者来到被打警察所属的派出所了解情况,被门卫拦了下来。对方表示,如果采访必须给宣传部门打电话。记者随后向商丘市睢阳区宣传部了解事件处理结果,工作人员却表示:“我不是很了解,没法答复。”

多名拆迁户住院治疗 躲厕所给记者打电话

那么,当时在事件漩涡中的拆迁户,现在又如何呢?记者在长江鑫苑棚户区改造项目附近询问了数十名当地居民后,终于得到了几个当事人的手机号码。随后,通过电话联系上拆迁户胡女士。她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年纪比较大,并且患有高血压和心脏不好,受到强制拆迁的刺激,现在她和几名当事人,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当记者表示要到医院看望胡女士时,对方突然压低了声音说:“现在屋子里来人了,我一会儿给你打过去。”在这次通话3个多小时后,记者接到了胡女士的来电。电话中,她的声音特别小,“现在我们被20多个人24小时有人跟着,去哪儿都甩不掉这些人,我现在是躲在厕所里给你打电话……”

按照电话中胡女士的叙述,事发当天,她家的大门被一群人踹开,她从二楼下去跟与这些人理论,却被告知赶紧签署拆迁协议。“我当时一气之下从厨房搬出了煤气罐,声称要点燃。”胡女士说,她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对方,可那群黑衣人围了过来,把她架了出去,然后安置到不远处的一家宾馆。胡女士说,就在她离开后几乎同一时刻,她家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因为无家可归,她只能在拆迁书上签了字,另被补偿了25万元装修家具损坏费。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1]
(事发后拆迁户被带到项目对面的这家宾馆)

记者给另一位拆迁户于女士打电话时,也遭遇了类似一幕。电话拨通时,她接听先不说话,当获知采访意图时,她低声说了句:“屋里有人,一会儿再说。”就把电话挂断了。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记者再次打通了于女士的电话。电话中,她回忆事发当天她和丈夫、母亲在家,突然听见屋外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透过窗户,他们看到自家门外聚集了上百名统一着装的黑衣男子,有的衣服上有“执法”字样。伴随着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外有人大喊:“里边的人出来一下!”于女士一家都很害怕,没敢出去,遭到拒绝后,黑衣男子开始砸门,甚至还有人朝屋里扔石头、砖块砸。“窗户玻璃碎的稀里哗啦。”于女士全家吓得躲到3楼,并拨打110。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2]
(项目旁边拆了一半的房子)

6年拆迁未完成 至今仍争议不断

记者在网上查询到,商丘长江鑫苑棚户区改造项目(翰林府邸),于2011年10月31号经河南省政府批准列入河南省棚户区改造计划,2012年3月6号经商丘市三改办联席会议批准列入2012年商丘市先期启动项目,2012年8月开始实施征收,涉及征收群众476户,房屋面积约10.4万平方米,1700多人。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3]
(长江鑫苑改造项目进出口)

2013年8月,据《河南工人日报》报道,原来拆迁的这些居民的住宅大多为两层以上的别墅房屋,每户占地面积大部分为三分土地。让当地居民有意见的是,在此次“长江鑫苑棚户区改造”中,东方办事处没有举办过任何听证会、论证会,也从未征求过居民的意见,便直接出台拆迁补偿方案,按照1:1的比例对房屋进行补偿,而对土地的补偿只字未提。此外,这五幢高楼楼间距密,活动空间小、停车位少,拥挤狭窄,生活及不方便,而对外销售区无论在户型设计上还是楼间距上都比安置区要好上很多。

除了对面积和环境的不满意,自2012年8月实施征收,直至今日,回迁房一直没有盖成,也让6年来居无定所的拆迁户极度不满。采访中,不止一名拆迁户抱怨,几年来被出租屋的房东赶了好几次,盼望着有朝一日能住回自家的房子,结束这几年来的煎熬。“当时拆迁时给我们的周转过度费,他们按每平方米5元x平方数x月数计算,这是十几年前商丘市政府拆迁办公室制定的,现在房屋租金的价格大幅攀升,按现在的市场房屋租金价格,我们要到哪里去能租房子。”一位拆迁居民告诉记者,他原来200多平米的房屋面积,每月只能拿到1000多元的周转费。记者了解到,在当地租住一套3室的房子则大约需要2500元左右,但是当地给的租房补贴则相差较大。

记者在人民网的地方领导留言板看到,2016年一位拆迁居民给睢阳区领导留言:“我家的房子被拆已经40多个月了,本来拆迁安置协议上约定30个月交房,但项目一直在停滞中,目前我家的拆迁安置费已经被拖欠好几个月了,自己的房子被拆了,作为下岗职工还要在少得可怜的打工钱中(挤钱出来)自己租房住。”当时,睢阳区委回复说:“由于承接该项目建设的商丘中海置业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资金紧张,股东之间存有司法关系,导致已签订协议被征收户的临时安置费没有按时发放,安置房没有动工建设。”记者从商丘市官网获悉,直到去年下半年长江鑫苑项目才再次启动。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4]
(改造指挥部大门紧闭)

在采访中,当地一位居民告诉记者,2016年,由于不满拆迁补偿方案,一个叫刘峰的居民到法院对睢阳区政府提起了行政诉讼。记者从商丘市中级人民院了解到,原告刘峰所提被告睢阳区政府拆除其房屋行为违法的诉讼理由成立,法院予以了支持。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十六条之规定,确认被告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原告刘峰房屋行为违法;判令被告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政府赔偿原告刘峰损失494726元。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5]

城管打警察被拘案调查:拆迁户一天24小时被人跟踪[6]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特特头条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